生 命 見 證

奇 異 恩 典

生 命 見 證 - 奇 異 恩 典 

在 96 年 神 就 感 動 我,將 我 的 生 命 見 證 寫 出 來,可 是 每 當 我 拿 起 筆 時,淚 水 就 濕 透 了 我 的 衣 襟,模 糊 了 我 的 視 線,一 夜 又 一 夜 幾 度 哭 倒,寫 不 下 去,後 來 卻 因 我 一 直 沒 有 勇 氣 去 回 想 過 去 的 淒 慘 歲 月,遲 遲 不 敢 再 提 筆。若 不 是 神 格 外 的 恩 典 和 感 動,我 不 可 能 有 勇 氣 去 回 想 往 日 的 點 點 滴 滴,更 遑 論 寫 出 我 的 生 命 見 證。在 98 年 神 要 我 走 出 過 去 的 傷 痛,唯 有 再 一 次 面 對 過 去, 像 浴 火 後 的 鳳 凰,才 能 再 度 展 翅 飛 翔,更 為 了 要 見 證 神 的 榮 耀。

一 段 錯 誤 的 婚 姻,幾 乎 毀 了 我 的 一 生,在 我 最 絕 望 無 助 的 那 幾 年,看 盡 了 臉 色,受 盡 了 委 屈,忍 受 了 一 切 的 唾 棄,一 次 又 一 次 的 打 擊,我 都 在 極 其 艱 辛 困 苦 下,忍 了 又 忍,熬 了 過 來。往 事 歷 歷 不 堪 回 首,我 歷 經 水 深 火 熱,曾 經 在 非 常 悲 慘 的 困 境 下,整 整 十 年 的 單 親 媽 媽。這 些 年 來,為 了 生 活,我 必 須 日 以 繼 夜 的 工 作,又 要 照 顧 孩 子 及 家 務,總 是 弄 得 筋 疲 力 盡,但 是 無 論 我 怎 麼 做,都 不 可 能 取 代 一 個 父 親 在 孩 子 生 命 中 的 殘 缺 地 位。而 沒 有 很 多 時 間 像 一 般 正 常 家 庭 的 媽 媽 陪 伴 教 導 孩 子,是 我 永 遠 也 無 法 彌 補 孩 子 的 遺 憾,面 對 許 多 不 諒 解 的 批 評 跟 指 責,叫 我 也 非 常 沉 痛,心 中 的 委 屈 與 無 奈,豈 是 一 般 人 所 能 體 會 的。曾 經 我 聽 聞 有 神,如 今 我 親 身 經 歷。並 且 經 歷 了 神 的 應 許 與 大 能,是 多 麼 的 真 實!以 下 是 我 如 何 絕 處 逢 生,被 神 拯 救 的 真 實 經 歷。

我 是 在 懷 孕 的 時 候,就 被 先 生 遺 棄 了,滿 心 盼 望 初 為 人 母 的 喜 悅,早 已 被 痛 苦 的 深 淵 吞 沒 了,我 整 日 以 淚 洗 面,甚 至 身 心 飽 受 虐 待,在 我 生 產 前 一 週,幾 乎 死 在 街 頭,就 連 我 的 女 兒 在 出 生 時,也 幾 乎 死 掉,急 救 了 幾 天 才 救 活 的,往 後 幾 年,我 有 好 幾 次 在 死 亡 邊 緣 掙 扎。幾 年 後 每 當 我 在 死 亡 邊 緣 掙 扎 時 ,我 就 向 當 時 只 有 5、6 歲 的 大 女 兒 交 待,媽 媽 如 果 死 了,要 她 好 好 照 顧 妹 妹,因 為 那 是 將 來 世 上 她 唯 一 的 親 人,她 總 是 哭 著 問 我 為 什 麼,媽 媽,你 為 什 麼 要 死 掉?而 我 總 是 淚 流 滿 面,答 不 出 來。當 時 我 多 麼 希 望 有 健 康 的 身 體,能 夠 好 好 的 活 下 去,我 要 陪 著 我 的 孩 子 長 大,我 實 在 捨 不 得 丟 下 年 幼 的 孩 子,更 不 忍 心 孩 子 沒 有 了 爸 爸,又 失 去 媽 媽,我 甚 至 無 法 想 像 沒 有 媽 媽 愛 的 孩 子 如 何 長 大? 往 後 每 當 我 聽 到 有 人 不 想 活 了,或 看 到 報 紙 上 有 人 自 殺,我 都 會 覺 得 好 遺 憾,生 命 是 多 麼 可 貴,人 活 著 要 活 得 有 意 義,就 是 死,也 要 死 得 有 價 值。世 上 再 惡 劣 的 環 境,再 悲 慘 的 傷 害,都 不 能 取 代 一 個 寶 貴 的 生 命。

從 小 我 跟 著 外 婆 拜 佛,長 大 後 曾 經 在 佛 教、一 貫 道、日 蓮 教 佛 堂 許 多 年,也 吃 素 整 整 6 年,看 過 不 少 佛 教 的 書,地 藏 經,地 獄 遊 記 我 都 看 過,佛 教 的 書 上 說,我 們 的 罪 孽,是 幾 生 幾 世 也 修 不 完 的,人 死 後 落 在 六 道 輪 迴 裡 去 輪 迴,永 無 止 境。佛 教 的 輪 迴 說 教 我 對 人 生 失 去 了 希 望,累 世 的 罪 孽 說 教 我 六 神 無 主 到 處 亂 拜,還 跑 去 算 命,不 知 要 如 何 才 能 擺 脫 那 麼 沉 重 的 包 袱,中 國 城、 蒙 特 利 公 園 的 寺 廟 我 都 去 過,後 來 還 去 日 蓮 教,希 望 能 找 到 一 位 比 較 靈 的 神,可 以 救 我,因 為 那 時 我 的 身 體 非 常 糟 糕,我 親 身 經 歷 過 什 麼 是 " 奄 奄 一 息 ",也 親 身 體 驗 過 什 麼 是 " 氣 若 游 絲 ",可 是 多 年 來 我 的 身 體、我 的 情 況 卻 越 來 越 糟,我 不 知 道 為 什 麼 我 那 麼 虔 誠 的 拜,那 些 佛 呀、菩 薩 的 為 什 麼 都 不 來 救 我 呢? 教 我 拜 日 蓮 教 的 太 太 好 心 告 訴 我,我 們 拜 的 那 些 都 已 經 死 了,自 己 不 能 再 修 了,必 須 靠 我 們 唸 經 迴 向 超 度 他 們。弄 了 半 天, 我 拜 的 不 是 神 而 是 鬼,而 且 都 是 地 獄 裡 許 許 多 多 大 鬼 小 鬼、鬼 王 ( 我 曾 在 地 藏 經 裡 看 過 這 些 鬼 王 的 名 字 )。多 可 怕! 我 心 中 不 斷 地 詢 問 " 牠 們 自 己 都 無 能 為 力,要 靠 別 人 拯 救,那 誰 來 救 我 呢 ? "

我 常 想 在 宇 宙 時 空 的 洪 流 裡,人 生 短 短 數 十 載,就 算 轟 轟 烈 烈 有 一 番 作 為,也 只 不 過 是 驚 鴻 一 瞥,到 底 在 永 恆 裡 有 什 麼 價 值? 到 底 什 麼 才 是 生 命 的 義 意? 人 生 的 目 標? 什 麼 才 是 值 得 我 們 追 尋 的? 我 們 連 自 己 的 生 命 都 無 法 掌 握,又 如 何 窺 知 那 不 可 知 的 未 來 呢? 我 跑 遍 了 洛 杉 磯 大 大 小 小 的 寺 廟,卻 始 終 找 不 到 答 案。

我 永 遠 都 不 會 忘 記,92 年 的 聖 誕 夜,那 時 我 早 已 山 窮 水 盡 了。惟 有 的 兩 張 信 用 卡 也 簽 滿 了,房 租 也 付 不 出 來,冰 箱 裡 也 好 久 都 沒 有 什 麼 食 物 了。看 到 每 一 家 都 歡 歡 喜 喜,張 燈 結 彩 在 裝 飾 聖 誕 樹,佈 置 他 們 的 家,滿 街 商 店 的 人 潮 都 大 包 小 包 在 採 購 禮 物。而 我 當 時 帶 著 兩 個 年 幼 的 孩 子,娃 娃 4 歲 半,妹 妹 才 10 個 月 大,我 拖 著 疲 累 的 身 心,住 在 幾 乎 沒 有 家 俱 的 小 公 寓,空 空 的 家 如 同 空 空 的 冰 箱,除 了 慈 善 機 構 補 助 的 奶 品,幾 乎 沒 有 什 麼 食 物。我 常 常 抱 著 妹 妹,帶 著 娃 娃 ,站 在 窗 前,無 奈 的 看 著 窗 外,心 中 無 限 感 傷,我 不 知 道 我 的 希 望 在 那 裡 ,熬 過 今 天,我 又 如 何 去 面 對 明 天? 我 一 直 很 憂 心,我 不 知 道 如 何 才 能 將 兩 個 年 幼 的 孩 子 撫 養 長 大?

那 晚,窗 外 的 歡 笑 聲 吸 引 了 娃 娃,她 站 在 窗 前 看 著 窗 外,好 久 好 久,我 也 不 禁 走 到 娃 娃 身 旁,看 到 樓 下 每 一 個 鄰 居 家 裡,繽 紛 的 聖 誕 燈,閃 閃 爍 爍,點 綴 在 窗 戶 四 周,也 在 聖 誕 樹 上,一 家 人 圍 繞 在 餐 桌 前 吃 著 聖 誕 夜 晚 餐,談 笑 風 生,互 贈 禮 物,享 受 著 溫 馨 的 聖 誕 夜。而 我 們 連 一 頓 最 普 通 的 晚 飯 都 沒 有,我 也 沒 有 任 何 禮 物 給 孩 子,看 到 娃 娃 失 望 茫 然 又 渴 慕 的 小 臉 龐,我 的 心 都 碎 了,而 那 天 也 正 是 我 的 生 日。

我 想 可 能 沒 有 幾 個 人 在 美 國 是 用 手 洗 衣 服 的,那 幾 年,尤 其 是 在 冬 天 的 那 幾 個 月,我 的 雙 手 在 冰 冷 的 水 裡 洗 衣 服 的 滋 味,至 今 難 忘 。甚 至 好 幾 年 的 冬 天,我 們 沒 有 暖 氣。不 像 這 幾 年,夏 天 也 不 熱,冬 天 也 不 冷,印 象 裡 那 幾 年 的 冬 天 好 冷,我 給 孩 子 穿 上 厚 袍 子,再 蓋 上 被 子,孩 子 還 是 常 常 感 冒 生 病,而 我 也 常 夜 裡 凍 得 無 法 安 睡。感 謝 神 在 99 年 我 們 終 於 搬 到 有 暖 氣 的 家 了。

還 記 得 有 一 雙 鞋,是 在 garage sale 買 的,我 整 整 穿 了 三 年,無 論 是 夏 天 還 是 冬 天,是 晴 天 還 是 雨 天,我 就 只 有 這 一 雙 黑 色 的 鞋,在 第 二 年 冬 天 下 雨 時,我 才 知 道 鞋 子 的 邊 裂 了 縫,那 幾 年 雨 季 往 往 有 三、四 個 月 之 久,每 當 下 雨 時,常 常 從 早 到 晚,襪 子 全 是 濕 的,鞋 子 也 濕 透 了,在 寒 冷 的 冬 天,整 個 左 腳 好 冰 好 冰 的,一 天 熬 過 一 天,一 年 又 熬 過 一 年,到 第 三 年 冬 天,鞋 底 已 磨 破 了 一 個 洞,下 雨 時,整 個 左 腳 就 像 泡 在 冰 水 裡,那 年,也 正 是 95 年 的 冬 天。

在 我 最 困 苦 的 那 幾 年,沒 有 人 來 安 慰 我 ,沒 有 人 來 關 懷 我,也 不 曾 有 一 個 人 來 幫 助 過 我,我 有 著 說 不 出 的 心 酸,訴 不 盡 的 委 屈,擦 不 乾 的 淚 痕,揮 不 去 的 嘆 息。我 常 想 到 顏 回 的 簞 食 瓢 飲,甘 之 如 飴。也 常 想 到 曾 經 聽 過 的 一 個 故 事,有 一 個 人 沒 有 鞋 子 穿,他 很 難 過,可 是 有 一 天 當 他 看 到 了 一 個 人,連 雙 腳 都 沒 有 的 時 候,他 才 慶 幸 自 己 起 碼 有 健 全 的 四 肢。93 年 初 開 始,為 了 生 活,我 必 須 拼 命 的 工 作 ,甚 至 曾 經 同 時 身 兼 三 份 工 作,長 期 以 來,每 天 平 均 只 有 三、五 個 小 時 的 睡 眠,我 的 身 體 就 在 這 樣 的 惡 性 循 環 下 被 摧 殘 了。

我 是 在 94 年 底 參 加 了 基 督 教 會 的 感 恩 節 晚 會 後,蒙 恩 得 救 的。一 週 後 一 位 姐 妹 打 電 話 給 我 為 我 禱 告 ,當 時 我 多 年 來 的 腰 酸 背 痛,已 經 痛 到無 法 睡 覺 的 地 步,雙 腳 水 腫 也 幾 年 了,腎 功 能 及 氣 血 循 環 都 不 好,西 醫 的 方 法 就 是 洗 腎,但 我 知 道 一 旦 洗 腎 就 離 死 亡 不 遠 了,中 醫 教 我 休 養,但 是 休 養 對 我 來 說,是 多 麼 奢 侈,我 依 然 繼 續 的 工 作,因 為 有 好 幾 次,我 們 付 不 出 房 租,差 點 被 趕 到 馬 路 上 去。禱 告 完 已 11 點 多,我 就 睡 了,當 我 第 二 天 醒 來,到 如 今 將 近 十 二 年 了,我 的 腰 背 沒 有 再 痛 過,當 時 我 的 水 腫 也 消 失 了。我 非 常 的 驚 訝,我 尋 尋 覓 覓 那 麼 多 年,那 位 我 心 中 渴 望 已 久 很 靈 的 神,竟 然 遠 在 天 邊,近 在 眼 前,我 錯 過 了 多 少 次 機 會? 我 浪 費 了 多 少 歲 月? 我 在 高 中 大 學 時 ,曾 經 在 西 門 町 的 街 頭 看 過 有 人 拿 著 " 神 愛 世 人 " 的 單 張 在 傳 福 音,但 我 一 直 以 為 耶 穌 是 外 國 人 的 神,對 耶 穌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意 義 也 根 本 不 懂。這 一 錯 過,終 生 遺 憾! 多 少 痛 苦 白 白 受! 我 多 麼 希 望 在 小 時 候 或 年 輕 的 時 候,就 有 人 來 向 我 傳 福 音,我 就 不 會 作 那 麼 多 錯 誤 的 決 定,也 就 不 會 浪 費 許 多 寶 貴 的 年 歲。感 謝 神,祂 在 我 有 生 之 年,還 是 尋 回 了 我 這 隻 迷 失 的 羊,否 則 就 真 要 千 古 遺 恨 了!

我 心 中 非 常 渴 慕 認 識 這 位 耶 穌,究 竟 是 何 方 神 聖? 竟 然 一 夜 之 間 醫 好 了 我 那 麼 多 的 病、那 麼 重 的 病。那 時 為 了 工 作,幾 年 來 我 沒 有 週 末,沒 有 假 日,雖 然 教 會 的 姐 妹 熱 情 地 邀 約,我 卻 沒 有 機 會 參 加 聚 會 或 主 日,但 神 為 我 在 曠 野 開 了 道 路,在 沙 漠 開 了 江 河,半 年 後,我 不 再 需 要 週 末 工 作 了。95 年 5 月 8 日 開 始 我 陸 續 參 加 了 小 組 與 主 日 崇 拜,一 旦 認 識 了 真 理,我 迫 不 及 待 的 想 要 受 洗,成 為 神 的 兒 女。我 是 在 8 月 6 日 受 洗 的,11 年 來 不 曾 停 止 過 聚 會,像 一 棵 樹 栽 在 溪 水 旁,按 時 候 結 果 子,葉 子 也 不 枯 乾。 ( 詩 篇 1:3 ) 我 不 斷 經 歷 神 豐 富 的 救 恩 與 奇 異 的 恩 典。許 多 年 中、西 醫 都 醫 不 好 的 病,神 都 完 全 醫 好 了。神 也 多 次 保 守 了 我 的 生 命,在 即 將 發 生 非 常 嚴 重 車 禍 的 一 瞬 間,完 全 平 安 的 避 開,其 中 一 次 是 與 對 面 來 車,在 高 速 下 幾 乎 對 撞,感 謝 神 大 能 的 膀 臂 再 一 次 托 住 了 我。只 是 事 後 我 始 終 想 不 出 來 怎 麼 會 沒 有 撞 上 的?

神 常 給 我 話 語,安 慰 長 久 在 傷 痛 苦 難 中 的 我,應 該 也 是 95 年 的 一 天 夜 裡,我 正 在 思 想 給 娃 娃 取 的 名 字 " 蓮 ",希 望 她 在 末 世,能 像 一 朵 潔 白 的 蓮 花,出 淤 泥 而 不 染。就 在 那 時,神 說﹕ 妳 就 像 妳 的 名 字 " 梅 " ~ 忍 艱 寒 而 不 凋。當 時 我 非 常 感 動 神 的 安 慰,神 給 了 我 多 麼 美 的 話 語。多 年 來 我 雖 然 經 歷 各 樣 的 苦 難,但 是 生 命 的 擔 子,並 沒 有 叫 我 失 去 對 別 人 的 關 懷。95 年 冬 天 的 雨 季,神 在 我 的 臥 室 天 花 板 正 中 央,藉 著 漏 雨,給 了 我 一 個 好 完 美 的 心 型 印 記。是 妹 妹 發 現 的,那 時 她 剛 滿 3 歲,還 不 太 會 講 話,每 天 睡 覺 前,她 常 指 著 天 花 板 說 " Heart! Heart! " 起 先 我 並 沒 有 留 意,幾 天 後 當 我 看 清 楚,真 的 有 一 個 好 大 好 完 美 心 型 漏 雨 的 印 記 時,我 真 是 難 以 想 像 神 的 奇 妙 作 為,多 麼 不 可 思 議,漏 雨 竟 然 會 漏 出 一 顆 心,這 真 是 我 一 生 中 最 大 的 驚 喜。也 就 在 那 一 刻,神 向 我 說 話 安 慰 我 很 有 愛 心,教 我 感 動 得 淚 流 滿 面。神 並 且 要 我 分 享 一 句 話﹕ [ 生 命 的 意 義,並 不 是 在 追 尋 個 人 的 享 樂,乃 是 在 關 懷 他 人,付 出 愛 心。]

在 96 年 初 雨 季 剛 過,我 的 屋 頂 又 起 了 火,當 時 我 正 在 洗 澡,洗 完 澡 出 來,看 到 窗 外 救 火 員 正 架 著 梯 子 爬 在 浴 室 上 面,好 多 鄰 居 和 幾 位 救 火 員 正 在 議 論 紛 紛,他 們 看 到 我 就 告 訴 我 屋 頂 起 了 火,一 位 鄰 居 發 現 了,叫 來 另 一 位 正 好 是 警 察 的 鄰 居,滅 了 火,打 了 911,可 是 消 防 員 查 了 好 久,怎 麼 也 查 不 出 起 火 的 原 因。後 來 鄰 居 告 訴 我,火 苗 還 未 起 剛 冒 煙 時,她 就 看 見 了,雖 然 只 燒 了 一 小 塊 屋 頂,但 藉 著 保 險 公 司 的 賠 償,房 東 換 了 新 屋 頂,以 前 外 面 下 大 雨,裏 面 下 小 雨 的 車 庫,也 不 再 漏 雨 了。在 我 99 年 4 月 搬 家 時,心 中 最 捨 不 得 的 就 是 陪 伴 了 我 3 年,神 送 給 我 的 這 個 心 型 印 記。神 在 這 時 才 告 訴 我,當 年 是 神 點 燃 了 那 把 火,藉 著 房 東 更 換 新 屋 頂,使 屋 頂 不 再 漏 雨,是 為 了 要 保 留 這 個 心 型 印 記。神 叫 我 不 要 依 戀,安 心 的 搬 去 祂 為 我 預 備 更 美 好 的 家 ,祂 會 為 我 預 備 更 美 好 的 道 路。

神 也 第 一 次 用 英 文 告 訴 我﹕ " If good things last forever, then we won't realize how precious they are. " 意 思 是﹕ 如 果 美 好 的 事 物 可 以 永 遠 長 存,我 們 往 往 不 會 心 存 感 激 去 珍 惜 它 們 是 多 麼 可 貴。我 們 總 是 在 失 去 了 才 後 悔,擁 有 時 卻 不 知 珍 惜。神 要 我 們 珍 惜 現 在 所 擁 有 的,不 要 去 留 戀 已 失 去 的。

雖 然 那 幾 年 我 並 沒 有 抱 怨 什 麼,但 我 曾 經 問 神,為 什 麼 讓 我 經 歷 這 麼 深 的 傷 痛,和 這 麼 多 的 苦 難,神 告 訴 我﹕ 神 藉 著 諸 般 苦 難 歷 煉 我 們,成 為 更 合 神 心 意,更 有 用 的 器 皿。神 也 反 問 我,如 果 沒 有 經 歷 這麼 多 的 磨 難,妳 會 那 麼 渴 慕 我 嗎? 是 的,我 可 能 永 遠 也 沒 機 會 認 識 這 位 創 造 宇 宙 天 地 萬 物 的 獨 一 真 神。神 不 要 我 們 做 溫 室 的 花 朵,禁 不 起 風 吹 雨 打,不 堪 一 擊 。神 要 我 們 經 過 生 命 的 歷 煉,不 但 禁 得 起 狂 風 暴 雨,並 且 禁 得 起 千 錘 百 煉。

在 96 年 初,我 還 中 了 大 蜈 蚣 劇 毒,神 在 當 時 不 但 保 守 了 我 的 生 命 並 醫 治 了 我,事 後 還 告 訴 了 我 前 因 後 果。我 的 中 醫 師 特 別 從 泰 國 訂 購 了 特 大 號 的 大 蜈 蚣 為 我 配 了 7 符 中 藥 補 身 體,因 身 體 早 已 好 多 了,我 陸 續 吃 完 其 中 6 符 後,最 後 一 符 放 了 很 久 也 忘 了。有 一 天 翻 出 來,本 來 想 扔 掉,但 又 覺 得 浪 費 就 煮 了,吃 完 晚 飯 喝 了 藥 ,帶 著 3 歲 多 的 妹 妹 就 出 門 去 工 作。當 時 是 9 點 整,我 要 到 市 中 心 去 接 一 個 墨 西 哥 保 姆,送 到 客 人 家 裏。還 記 得 當 我 喝 第 一 口 時, 從 來 未 有 的 感 覺,極 其 難 受,可 是 一 瞬 間 又 沒 事 了, 因 為 心 裏 惦 著 工 作,想 都 沒 想 急 急 忙 忙 喝 完 整 碗 藥 就 出 門 了。

9 點 半 到 達 保 姆 家,突 然 很 不 舒 服 就 借 廁 所,一 吐 不 止,直 吐 了 3 個 多 小 時 到 半 夜 快 1 點,氣 若 游 絲,奄 奄 一 息,血 壓 低 到 連 站 都 不 能 站, 把 那 家 人 也 嚇 壞 了,直 說 要 送 我 去 急 診,卻 扶 著 我 也 無 法 教 我 走 路。一 開 始 吐,根 本 就 是 噴 出 來 的,吐 到 氣 都 喘 不 過 來,雖 然 我 已 經 猜 到 我 中 毒 了,但 當 時 我 還 不 知 勢 態 的 嚴 重,我 只 能 在 喘 氣 時 用 微 弱 的 聲 音 喊 " 主 耶 穌!主 耶 穌! " 心 中 卻 不 明 白 為 什 麼 還 是 吐 個 不 停,還 有 一 開 始 吐 的 是 食 物,後 來 吐 的 是 一 種 透 明 無 色 液 體,一 臉 盆 一 臉 盆 那 麼 多,前 後 好 幾 次,我 就 更 不 明 白 我 的 胃 裡 那 來 那 麼 多 的 什 麼 東 西,怎 麼 直 吐 個 不 停,好 折 騰 人,直 到 最 後 吐 出 苦 苦 的 黃 綠 色 膽 汁 才 停 止 的。

後 來 太 晚 了 那 家 人 也 都 陸 續 睡 了,妹 妹 卻 有 習 慣 睡 前 一 定 要 喝 奶,他 們 沒 有 牛 奶,妹 妹 就 一 直 不 睡,2 點 時 我 已 完 全 好 了,很 舒 服 也 很 精 神,就 照 顧 妹 妹,因 為 沒 有 多 的 床,3 點 多 妹 妹 就 在 沙 發 上 睡 著 了,那 家 人 住 的 是 沒 有 房 間 的 單 身 公 寓,他 們 就 睡 在 客 廳,鼾 聲 很 大,而 我 也 沒 有 地 方 睡,所 以 就 靠 在 沙 發 上 直 到 天 亮,7 點 時 他 們 起 來 了,我 就 請 他 們 去 買 牛 奶,買 回 來 他 們 又 做 了 cheese 餅,我 想 大 家 都 知 道,腸 胃 不 好 時,是 不 能 吃 牛 奶 製 品 的。因 為 我 很 清 楚 知 道 神 已 醫 治 了 我,當 時 我 好 餓,所 以 我 不 但 吃 了 cheese 餅,還 喝 了 兩 大 杯 牛 奶,然 後 我 就 開 車 把 保 姆 送 到 客 人 家 了。

幾 天 後,我 在 掃 院 子 時,神 把 前 因 後 果 在 瞬 間 全 告 訴 了 我,也 回 答 了 我 心 中 的 疑 問。神 是 在 我 帶 著 這 7 包 中 藥 回 家 時,就 保 守 了 我,因 為 其 中 有 一 包 內 的 大 蜈 蚣 沒 處 理 好,所 以 有 劇 毒,在 我 每 次 拿 藥 去 煮 時,神 都 教 我 沒 有 拿 到 那 包 有 毒 的,吃 完 了 6 包,就 是 不 想 吃 那 第 7 包,偏 偏 過 了 好 久 後,一 個 捨 不 得 浪 費,幾 乎 要 了 我 的 命。

在 我 喝 第 一 口 時,神 又 一 次 保 守 了 我 的 生 命,因 為 僅 僅 那 一 口 就 足 以 要 我 的 命,所 以 在 我 喝 了 一 大 碗 後,還 能 平 安 的 開 車 在 Freeway 上 半 小 時,直 到 開 到 了 保 姆 的 家 才 去 吐 的,如 果 在 Freeway 上 不 舒 服 或 吐 出 來,後 果 將 不 堪 設 想。因 為 我 中 的 是 大 蜈 蚣 劇 毒,神 在 我 的 腸 胃 裡 製 造 了 厚 厚 的 一 層 保 護 液 體,完 全 的 吸 收 了 所 有 的 劇 毒,沒 有 讓 一 絲 一 毫 的 毒 性 被 我 吸 收,所 以 在 我 吐 完 了 食 物 與 藥,還 吐 了 好 多 好 多 透 明 液 體,因 為 那 液 體 包 著 劇 毒,必 須 完 全 吐 掉。神 又 讓 我 看 聖 經 馬 可 福 音 16 章 16-18 節,信 而 受 洗 的,必 然 得 救,...信 的 人 必 有 神 蹟 隨 著 他 們 ... 若 喝 了 什 麼 毒 物,也 必 不 受 害;手 按 病 人,病 人 就 必 好 了。

97 年 8 月 底,就 在 妹 妹 上 幼 稚 園 前,神 奇 妙 的 給 了 我 一 份 工 作,在 一 家 美 國 公 司 做 中 文 媒 體,待 遇 比 一 般 工 作 要 好,從 此 我 踏 入 了 廣 告 界。雇 用 我 的 華 人 部 經 理 曾 經 說,當 時 是 在 找 不 到 人 的 情 況 下 才 雇 我 的。而 同 事 中 都 是 各 界 精 英,不 是 大 公 司 經 理 廿 幾 年、十 幾 年,就 是 在 媒 體 界 很 有 經 驗 的,但 是 在 我 工 作 的 一 整 年 裡,滿 了 神 的 榮 耀。幾 乎 每 個 月 都 有 各 種 明 堂 的 業 績 比 賽,有 幾 次 bonus 特 別 大,不 管 什 麼 方 式,也 不 管 什 麼 花 樣,每 一 次 業 績 第 一 名,那 個 抱 走 最 大 獎 的,不 是 別 人,居 然 是 我。連 老 闆 和 總 經 理 每 次 都 難 以 置 信 的 說 " What an honor ! What an honor! " 我 更 是 深 深 知 道 神 的 恩 典,每 次 也 都 歸 榮 耀 給 神,而 其 中 有 兩 個 特 別 大 的 獎,我 都 奉 獻 給 神 了。遠 志 明 因 而 幾 度 造 訪 我 的 教 會。

因 為 長 期 的 體 力 透 支,我 的 肝 在 多 年 前 就 常 常 痛,中 西 醫 都 要 我 休 養,但 是 生 活 的 擔 子,卻 教 我 連 想 都 不 敢 去 想,甚 至 幾 次 拿 了 化 驗 單 ,我 都 沒 去 驗 血,因 為 我 知 道 無 論 檢 查 結 果 有 多 嚴 重,我 都 不 可 能 停 下 來,甚 至 常 整 夜 工 作,98 年 10 月 初 終 於 在 肝 痛 無 法 忍 受 下 病 倒 了,我 去 驗 血 並 照 了 超 音 波,不 但 肝 腫 大,肝 功 能 指 數 是 常 人 的 10 倍 之 多,並 查 出 有 嚴 重 的 高 血 糖,甚 至 幾 乎 被 醫 生 強 制 住 院 治 療,還 有 高 血 壓。醫 生 開 了 降 血 糖 的 新 舊 兩 種 藥,問 我 決 定 想 吃 那 一 種? 因 為 舊 藥 對 高 血 壓 不 好,新 藥 又 對 肝 不 好,於 是 我 決 定 完 全 不 吃 藥,其 實 這 些 藥 也 只 是 治 標 控 制 血 糖 而 已,並 不 能 根 本 的 治 療,而 肝 病 除 了 休 養 以 外,根 本 也 無 藥 可 醫 。我 知 道 只 有 從 神 而 來 的 醫 治,才 是 完 全 的 醫 治,而 我 相 信,神 一 定 會 醫 治 我。

兩 個 多 月 後,就 在 99 年 初,我 換 了 一 份 相 當 繁 重 的 新 工 作,在 一家 名 錶 代 理 商 任 職 行 銷 策 劃 經 理 ( Marketing manager ),不 但 沒 有 時 間 休 息,神 又 感 動 我 去 上 神 學 課 ,每 週 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日 晚 上,我 不 是 去 上 課,就 是 去 教 會 或 聚 會,神 學 院 的 牧 師 特 別 為 我 的 肝 禱 告 多 次,9 月 初 在 禱 告 時,牧 師 說 你 身 上 所 有 的 病 今 天 都 要 得 醫 治,我 就 去 檢 驗,肝 功 能 指 數 只 有 19,以 前 是 十 幾 倍,血 糖 及 血 壓 也 都 正 常。如 果 我 曾 吃 過 一 顆 藥,就 不 能 在 這 裡 說 完 全 是 神 醫 治 了 我。

雖 然 多 年 來 身 體 時 常 軟 弱,神 卻 帶 領 我 藉 著 各 樣 機 會,到 處 傳 福 音,為 主 做 見 證 榮 耀 神,而 神 在 我 生 命 裡 所 彰 顯 大 大 小 小 的 神 蹟,真 的 是 訴 說 不 盡,數 算 不 完。因 為 時 間 有 限,無 法 盡 述,神 如 何 醫 治 我 的 車 子,神 如 何 教 我 一 夜 之 間 說 西 班 牙 文,如 何 奇 妙 的 供 應 我,如 何 幾 次 脫 離 車 禍 危 機,如 何 帶 領 我 工 作,又 如 何 奇 妙 的 總 是 為 我 預 備 一 個 停 車 位 等 等,以 後 有 機 會 再 分 享 更 多 的 見 證。

每 每 想 到 神 諸 般 奇 異 的 恩 典,我 不 但 驚 訝 於 神 不 可 思 議 的 奇 妙 作 為,更 是 滿 懷 感 恩,不 知 何 以 為 報。12 年 前 的 感 恩 節 是 我 一 生 的 轉 捩 點,主 耶 穌 賜 給 我 全 新 的 生 命,祂 救 我 脫 離 悲 慘 的 絕 境,祂 帶 我 走 出 死 蔭 的 幽 谷。

因 神 賜 給 我 們 奇 異 的 恩 典,使 我 們 得 著 豐 富 的 生 命。

神 愛 世 人,甚 至 將 他 的 獨 生 子 耶 穌 基 督 賜 給 我 們,為 了 救 贖 世 人 的 罪,犧 牲 了 自 己,以 聖 潔 無 罪 之 身,被 釘 在 十 字 架 上,完 成 了 赦 罪 之 恩,叫 一 切 信 祂 的 人,得 著 權 柄 做 神 的 兒 女,並 要 得 到 那 珍 貴 的 永 生。這 就 是 當 年 我 不 知 道 主 耶 穌 被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意 義。

人 生 最 重 要,也 是 最 珍 貴 的 禮 物,那 就 是 ~ 主 耶 穌 的 救 恩。

update

Records 1 to 1 of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