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tle:  第 三 次 被 提 見 證﹕ 神 三 個 半 小 時 把 我 提 到 Yosemite 優 勝 美 地 公 園

Author:  Rainbow

Message List
Update
Delete



我 只 開 了 三 個 半 小 時 車 程 去 Yosemite National Park 優 勝 美 地 公 園

  我 是 一 個 有 兩 個 孩 子 的 單 親 媽 媽,十 幾 年 來 我 始 終 不 敢 獨 自 開 車 帶 孩 子 出 遠 門,最 遠 就 是 去 聖 地 牙 哥,而 且 我 們 從 來 也 沒 有 在 聖 誕 節 渡 過 假。可 是 去 年 十 月 神 給 我 一 個 感 動,神 要 我 聖 誕 節 假 期 帶 孩 子 去 優 勝 美 地 國 家 公 園,雖 然 這 是 我 十 幾 年 來 的 夢 想,但 是 我 卻 不 敢 一 個 人 開 去 那 麼 遠 的 地 方。

  那 時 我 正 參 與 40 天 聯 合 佈 道 大 會,每 天 都 很 忙,一 直 沒 有 多 想 這 件 事。在 十 一 月 聖 靈 又 提 醒 我 幾 次,我 才 打 電 話 去 問,公 園 裡 面 早 就 訂 滿 了,只 剩 下 帳 篷,沒 有 暖 氣,沒 有 廁 所,而 且 很 貴,我 就 想 算 了。到 了 十 二 月 中 聖 靈 又 催 促 我,我 才 打 電 話 找 到 一 家 廉 價 旅 館 ,在 優 勝 美 地 外 面 15 英 里,我 就 訂 了 三 個 晚 上,12 月 26 ~ 28 日。

  那 時 我 在 關 懷 癌 症 末 期 病 人 王 進,他 的 母 親 千 辛 萬 苦 從 天 津 終 於 來 到 洛 杉 磯,26 日 早 上 我 去 接 她 帶 她 去 銀 行 開 戶,存 近 百 筆 捐 款,因 為 媳 婦 就 要 來 了 又 帶 她 去 租 房 子,然 後 又 去 療 養 院 看 王 進 為 他 禱 告 照 顧 他,當 我 回 到 家 時 已 是 下 午 5 點,立 刻 做 晚 飯 給 孩 子 們 吃,然 後 才 開 始 收 行 李 衣 物 、梳 洗 用 具,我 的、孩 子 的,然 後 餵 家 中 小 動 物,快 七 點 半 才 出 門。

  先 去 媽 媽 家 拿 鍋 子,借 相 機,我 弟 弟 嚇 一 跳,因 為 他 以 為 我 早 上 就 出 發 了,他 問 我 " 怎 麼 晚 上 七 點 半 才 出 發? 不 是 開 玩 笑,七、八 個 小 時 的 路 程,你 要 開 到 半 夜 幾 點? 妳 還 要 去 啊?" 我 只 有 點 頭 表 示 我 還 要 去,我 很 清 楚 是 神 要 我 去 的,我 相 信 神 會 給 我 體 力 開 到 的。但 是 他 還 不 知 道 我 還 要 去 幾 個 地 方 買 東 西,先 去 香 港 超 市,最 後 還 跑 了 兩 家 商 店 才 買 到 底 片。上 路 時 已 是 八 點 半,開 到 Burbank 時 發 現 早 上 加 滿 的 油 只 剩 下 半 缸,馬 上 下 高 速 公 路 加 油,等 到 加 好 油 再 上 路 時,已 是 晚 上 九 點 正。

  當 時 我 心 想 開 快 點 大 約 半 夜 三、四 點 可 以 開 到。一 開 始 神 就 強 烈 讓 我 感 到 祂 與 我 同 行,心 中 非 常 平 安。我 那 部 四 缸 的 旅 行 車 爬 山 特 別 無 力,在 羚 羊 谷 翻 山 越 嶺 可 想 而 知,好 不 容 易 開 出 了 山 區,來 到 平 坦 的 長 途 高 速 公 路,我 正 加 快 速 度 想 趕 路,卻 突 然 身 陷 大 霧 之 中,我 只 好 跟 著 前 面 的 車 慢 慢 開,不 過 也 有 60 英 里,一 直 開 到 山 區 41 號 公 路,還 是 大 霧 濛 濛,只 能 開 50 英 里,那 時 我 心 想 這 下 子 大 概 要 開 到 天 亮 了。

  這 時 前 後 一 部 車 子 也 沒 有,也 不 知 道 開 了 多 久 才 看 到 一、兩 部 車,後 來 終 於 開 出 了 大 霧,來 到 了 一 個 小 鎮,居 然 有 一 個 Quality Inn,我 就 去 詢 問 離 優 勝 美 地 外 面 的 那 個 Quality Inn 還 有 多 遠? 旅 館 經 理 說 就 是 這 裡,我 說 " That's impossible, it's only 12:30!( 不 可 能,現 在 只 有 十 二 點 半!)" 顯 然 他 並 不 知 道 我 在 說 什 麼。他 說 這 裡 就 在 優 勝 美 地 南 邊 15 英 里,然 後 問 我 的 名 字 查 電 腦 說 我 們 訂 了 你 的 房 間 在 二 樓。

  於 是 我 回 車 裡 拿 證 件 辦 理 登 記 手 續。辦 理 完 旅 館 經 理 叫 我 等 幾 分 鐘,他 要 把 我 的 資 料 輸 入 電 腦,印 一 張 收 據 給 我,當 時 我 沒 有 注 意,回 來 後 才 看 到 上 面 印 著 的 時 間 凌 晨 51 分。我 在 小 組 講 見 證 時,引 起 一 陣 討 論,那 時 我 還 搞 不 清 我 是 怎 麼 三 個 半 小 時 就 開 到 的,幾 天 後 有 一 位 牧 師 說 妳 被 神 提 了,我 才 恍 然 大 悟。

  這 讓 我 想 到 98 年 12 月 神 曾 把 我 提 到 2000 年 前 主 耶 穌 復 活 時,不 同 的 是 那 一 次 有 一 股 很 大 的 力 量,而 這 一 次 我 並 沒 有 任 何 感 覺。

  第 二 天 我 在 山 區 沒 有 油,開 了 將 近 一 個 小 時 山 路,神 還 給 我 加 油。

孩 子 們 一 路 上 睡 著 了,我 開 到 時 她 們 睡 眼 惺 松 才 醒 過 來,因 為 好 久 沒 有 旅 行 了,而 且 我 們 家 的 電 視 壞 了 一 年 多,她 們 好 興 奮,幫 忙 把 食 物、行 李 拿 到 二 樓 房 間 後,就 打 開 電 視 一 個 又 一 個 迪 士 尼 電 影 看,直 到 清 晨 五 點 多 才 再 睡 到 快 中 午 醒 來。吃 完 飯 我 們 就 出 發 進 入 優 勝 美 地 公 園,出 發 時 娃 娃 還 問 我,只 剩 四 分 之 一 缸 油,要 不 要 加 油? 我 以 為 再 十 五 英 里 就 到 了,就 回 答 不 用 了。那 想 到 不 但 這 十 五 英 里 都 是 山 路,進 了 公 園 大 門 又 開 了 好 久 的 山 路 才 到。

  終 於 看 到 了 雄 偉 的 巍 峨 山 巒,在 皓 皓 白 雪 覆 蓋 下,何 等 壯 觀!我 讚 歎 於 神 創 造 之 偉 大,更 感 動 於 睽 違 十 幾 年 後,神 親 自 帶 領 我 再 度 來 到 這 個 人 間 仙 境,熱 淚 不 禁 潸 然 而 下。我 凝 視 著 眼 前 的 雪 中 美 景,如 詩 如 畫,多 麼 震 撼 人 心,連 時 空 也 像 是 靜 止 了,躊 佇 良 久 不 捨 離 去。直 到 孩 子 們 催 促 我 才 繼 續 開 下 去,滿 山 滿 谷 都 是 雪,我 們 停 在 一 處 景 點,兩 個 孩 子 都 興 奮 得 玩 了 好 久,堆 雪 人、打 雪 仗,弄 得 全 身 都 濕 透 了,我 卻 一 直 在 享 受 這 一 幅 山 明 水 秀,輝 映 著 遠 山 瀑 布,渾 然 忘 我。不 到 下 午 四 點 天 色 就 暗 了,想 到 我 們 都 沒 有 睡 夠,早 點 休 息 吧!明 天 再 多 玩 幾 個 景 點,我 就 準 備 回 去,轉 了 幾 圈 才 找 到 回 去 的 路。

  開 著 開 著 天 色 已 完 全 黑 了,我 打 開 大 燈,這 才 發 現 油 表 上 紅 燈 亮 著,指 針 在 紅 線 下 最 低 點。我 知 道 前 面 還 有 很 長 的 山 路,山 路 又 特 別 耗 油,就 算 回 頭 也 開 不 到 加 油 站 了,何 況 我 不 敢 在 崎 嶇 的 窄 小 山 路 迴 轉 調 車。

  我 心 中 想 到 那 個 供 養 以 利 亞 的 寡 婦,瓶 裡 的 油 不 曾 減 少,就 跟 主 說 現 在 只 有 禰 能 救 我 了,讓 我 油 箱 裡 的 油 不 減 少,能 夠 開 出 山 區 吧!又 開 了 一 會 兒,再 看 油 表 時,紅 燈 不 亮 了,油 已 超 過 紅 線 半 格,我 知 道 神 給 我 加 了 油,心 中 想﹕主 啊!怎 麼 不 再 加 多 一 點 油?神 就 說﹕夠 妳 開 到 加 油 站 了。果 然 又 開 了 將 近 一 個 小 時,終 於 開 到 加 油 站,一 路 上 紅 燈 沒 有 再 亮 過。我 加 了 一 點 油 再 開 了 半 小 時 回 到 旅 館。

  第 三 天 在 冰 天 雪 地 裡,雖 然 沒 有 手 套、鞋 子 浸 透 雪 水 三 個 小 時,我 的 雙 手、雙 腳 卻 是 燙 的。

最 後 一 天 還 有 一 個 景 點 沒 去,就 是 鏡 子 湖。印 象 裡 湖 光 山 色 倒 映 水 中 煞 是 美 麗,難 得 來 一 趟 不 去 可 惜。當 時 下 著 綿 綿 細 雨,地 上 的 雪 和 著 泥 水 很 難 行 走。走 了 一 段 路,孩 子 們 開 始 覺 得 很 冷,而 我 也 發 現 我 穿 的 球 鞋 已 濕 透 了,因 為 來 時 匆 匆,我 並 沒 有 特 別 帶 禦 寒 衣 物,跟 在 洛 杉 磯 時 穿 的 一 樣。在 雪 地 裡 來 回 走 了 三 小 時 將 近 四 英 里,孩 子 們 雙 手 都 冰 冷 得 一 直 來 握 著 我 的 手 取 暖,自 始 至 終 我 的 鞋 子 浸 透 雪 水 三 個 小 時,我 的 雙 手、雙 腳 卻 是 燙 的。我 問 娃 娃 知 不 知 道 為 什 麼? 她 說 " 我 知 道,是 主 耶 穌。" 回 來 後 孩 子 們 立 刻 在 車 子 裡 脫 去 鞋 子,換 上 乾 淨 褲 子 和 襪 子。我 並 沒 有 帶 其 他 鞋,而 且 不 知 從 何 時 開 始,我 從 不 穿 襪 子,我 甚 至 沒 有 任 何 不 舒 服 的 感 覺,就 這 樣 一 路 開 到 舊 金 山,就 好 像 我 的 鞋 從 來 沒 濕 過。

  本 來 想 年 終 12 月 31 日 回 來 參 加 聯 合 佈 道 會 的 最 後 一 天 跨 年 通 宵 禱 告,但 是 王 芬 蘭 牧 師 邀 請 我 在 30 日 基 督 徒 讚 美 之 家 教 會 成 立 晚 會 上 朗 誦 《 彩 虹 詩 集 》,所 以 在 聖 誕 夜 我 又 訂 了 29 日 晚 在 蒙 特 利 的 旅 館,29 日 開 到 舊 金 山 時 已 是 傍 晚 時 分,來 回 過 了 海 灣 大 橋 及 金 門 大 橋,就 趕 路 去 蒙 特 利,有 點 塞 車,居 然 開 了 三 個 小 時 才 到。第 二 天 我 們 到 著 名 的 十 七 里 石 子 海 灘,孩 子 們 開 心 的 餵 松 鼠、海 鷗 吃 麵 包,撿 貝 殼,依 依 不 捨 結 束 了 我 們 愉 快 的 旅 程。

  回 來 的 時 候 部 分 路 段 有 點 塞 車,足 足 開 了 八 小 時 才 到,正 好 趕 上 晚 會。晚 會 上 聖 靈 大 大 同 在,王 牧 師 介 紹 了《 彩 虹 詩 集 》,朗 誦 時 我 每 朗 誦 一 句,會 眾 阿 門 一 聲,真 的 很 感 人。31 日 我 就 即 刻 趕 到 療 養 院 探 望 王 進,也 見 到 了 駱 紅。29 日 我 在 去 舊 金 山 的 路 上 就 致 電 老 高 一 定 要 先 帶 她 去 禱 告 後 再 去 看 王 進,也 是 怕 她 承 受 不 了,但 是 駱 紅 始 終 滿 堅 強 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