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tle:  不 可 能 的 任 務 2 - 全 能 的 神 卻 每 一 次 都 將 不 可 能 變 為 可 能

Author:  Rainbow

Message List
Update
Delete



我 去 發 傳 單 的 第 一 家,就 得 知 有 一 個 天 津 來 的 年 輕 弟 兄 王 進 癌 症 末 期,已 經 住 院 許 久,家 人 都 在 大 陸,只 有 幾 個 鄉 親 朋 友 得 空 去 探 望,他 們 甚 至 沒 有 車。王 進 是 家 中 獨子,生 長 在 文 化 大 革 命 時 期,一 歲 時 就 跟 著 母 親 被 下 放 到 大 西 北 甘 肅 省 建 設 兵 團,過 著 十 分 貧 困 的 生 活,直 到 五 歲 才 返 回 天 津,又 正 逢 唐 山 大 地 震,在 帳 篷 裡 渡 過 他 的 艱 苦 童 年。他 十 三 歲 喪 父,靠 寡 母 做 手 工 含 辛 茹 苦 把 他 撫 養 長 大。王 進 來 美 剛 滿 兩 年,好 不 容 易 拿 到 身 份,眼 看 打 苦 工 的 日 子 即 將 過 去,也 剛 申 請 妻 子 來 美 團 聚,卻 身 患 癌 症 末 期,生 命 已 到 了 盡 頭。隔 天 感 恩 節 我 和 舒 弟 兄 接 完人,再 趕 去 我 們 教 會 基 督 福 樂 之 家 的 感 恩 節 晚 會,因 為 我 正 是 七 年 前 的 感 恩 節 蒙 恩 得 救 的,牧 師 安 排 我 講 見 證 並 朗 誦 詩。會 後 想 到 當 幾 百 人 在 享 用 感 恩 節 大 餐 時,醫 院 裡 那 個 重 病 的 人,孤 零 零 在 病 床 上 ... ,我 久 久 無 法 釋 懷。

第 二 天 一 早 我 約 了 張 志 剛 牧 師、舒 弟 兄 並 王 進 同 鄉 老 高 去 南 加 大 醫 療 中 心 探 望 王 進。見 面 時 他 幾 乎 沒 力 氣 說 話,雙 腳 異 常 腫 脹,情 況 非 常 嚴 重。據 老 高 及 護 士 說 他 已 一 個 多 月 無 法 進 食,且 十 幾 天 沒 有 排 尿。護 士 並 解 釋 因 為 腎 臟 衰 竭,不 能 作 化 療,只 能 用 嗎 啡 止 痛。他 自 己 也 知 道 生 命 到 了 盡 頭,除 了 肺 裡 有 一 個 拳 頭 大 小 的 腫 瘤,肝 臟 裡 的 更 有 十 公 分 大,癌 細 胞 已 擴 散 到 全 身 骨 頭 裡,醫 生 說 身 上 隨 便 切 下 一 塊 肉 都 有 癌 細 胞。

張 牧 師 先 問 他 知 不 知 道 是 天 使 還 是 魔 鬼 來 接 他,他 回 答 說 主 耶 穌 會 來 接 他,張 牧 師 並 以 聖 經 中 司 徒 反 為 例 為 他 禱 告。我 不 放 棄 為 他 按 手 禱 告 求 神 醫 治 他,讓 他 的 腎 臟 功 能 恢 復,我 們 一 行 人 離 去 時,大 晴 天 正 前 方 天 空 一 段 彩 虹。直 到 現 在 我 去 查 日 期 才 知 道 那 天 正 是 王 進 卅 一 歲 生 日,難 怪 他 在 錄 音 給 妻 子 駱 紅 的 錄 音 帶 裡 說 是 我 為 他 過 的 生 日,我 還 一 直 說 大 概 當 時 他 病 得 太 重 弄 錯 了。其 實 是 神 極 大 的 恩 典 憐 憫,多 給 了 他 將 近 兩 個 月 的 生 命,讓 他 的 母 親、妻 子 能 夠 即 時 來 美 陪 伴 照 顧 他 生 命 最 後 的 日 子。

第 二 天 晚 上 佈 道 會 結 束 後,我 去 老 高 家,他 的 同 鄉 們 得 知 他 的 妻 子 拿 著 醫 院 的 兩 份 證 明 去 北 京 大 使 館 簽 証 被 拒,帶 了 紙 筆 要 他 寫 遺 言,給 他 家 人 一 個 交 待,他 卻 連 握 筆 的 力 氣 都 沒 有。他 們 請 我 幫 忙 借 一 個 小 型 錄 音 機,看 看 能 不 能 錄 幾 句 話。隔 天 正 好 是 週 日,一 般 商 店 六 點 就 關 門,我 跟 舒 弟 兄 接 完 人 送 到 救 世 軍 教 會,已 八 點 多,我 便 匆 匆 趕 到 蒙 特 利 公 園 市 的 某 家 商 店 詢 問,只 有 一 家 專 賣 店 才 有,待 我 終 於 到 達 時,正 好 晚 上 九 點 正。當 時 心 想 在 櫥 窗 看 看,隔 天 再 來 買。那 想 到 裡 面 有 人,我 就 敲 敲 玻 璃 門,門 開 了,我 詢 問 一 番 解 釋 原 委,裡 面 正 在 加 班 點 貨 的 美 國 人 竟 然 賣 給 我 了。感 謝 主!竟 有 這 樣 的 奇 事,我 就 匆 匆 趕 去 醫 院,沒 想 到 錄 音 機 是 違 禁 品,跟 警 衛 幾 經 交 涉,才 在 護 士 證 明 簽 字 後 帶 了 進 去。

當 我 再 看 到 王 進 時,已 近 晚 上 十 一 點,他 的 雙 腳 已 完 全 消 腫,護 士 說 在 我 們 去 看 他 後,他 不 停 排 尿 滿 滿 幾 個 尿 袋 ( 直 到 臨 終 他 的 腎 臟 功 能 都 非 常 好 ),幾 天 後 他 就 回 復 進 食,說 話 聲 音 也 洪 亮 起 來,感 謝 神 的 醫 治。因 為 得 知 他 的 妻 子 遭 到 拒 簽,我 請 王 進 的 鄉 親 們 去 領 事 館 求 援,他 們 不 但 被 拒 門 外,還 被 嘲 諷 一 頓。

我 心 急 如 焚 就 向 世 界 日 報 記 者 陳 螢 蓁 打 聽 如 何 能 找 到 管 道,幫 助 他 的 家 人 來 美 陪 伴 照 顧 他 人 生 最 後 的 日 子。她 非 常 熱 心 立 刻 來 採 訪 報 導,她 說 藉 著 報 導 或 許 有 人 能 幫 得 上 忙。感 謝 主! 當 時 我 已 得 知 照 相 機 也 不 能 帶 去 醫 院,她 還 將 相 機 藏 在 王 進 鄉 親 老 高 及 李 姐 帶 去 給 他 的 飯 盒 袋 裡,順 利 過 關。當 第 二 天 報 導 出 來 後,不 但 關 懷 慰 問 電 話 不 斷,捐 款 也 如 雪 片 紛 紛 到 來。當 天 下 午 連 中 國 領 事 館 梁 正 泉 領 事 也 打 電 話 來 詢 問,並 於 第 二 天 親 自 前 往 醫 院 探 望 王 進,還 聯 係 北 京 大 使 館 要 求 儘 快 發 給 駱 紅 簽 証,只 可 惜 始 終 沒 有 下 文。

聯 合 佈 道 會 的 郭 牧 師、郭 師 母、楊 牧 師、周 牧 師 等 多 次 探 望 為 他 禱 告,牧 師 們 並 在 佈 道 會 中 與 會 眾 一 同 為 他 禱 告 多 次。期 間 我 亦 邀 請 吳 色 苑 牧 師 去 探 望 王 進,吳 牧 師 為 他 按 手 禱 告,王 進 當 場 聖 靈 充 滿 大 聲 說 方 言,他 的 同 鄉 計 時,王 進 一 口 氣 說 了 47 分鐘,滿 頭 大 汗,說 完 並 且 能 夠 下 床 走 路。當 時 他 已 回 復 進 食 幾 天 卻 一 直 無 法 排 泄,他 還 自 己 去 上 廁 所,大 家 都 好 高 興。在 此 時 因 為 醫 院 沒 有 任 何 方 法 醫 治 王 進,只 是 注 射 嗎 啡 止 痛,當 天 晚 上 就 把 他 轉 送 到 西 口 文 納 一 家 老 人 療 養 院。因 病 床 不 舒 服,讓 王 進 非 常 吃 力,第 一 天 還 走 來 走 去,和 來 探 望 的 鄉 親 們 有 說 有 笑,第 二 天 以 後 就 每 況 愈 下,身 體 越 來 越 虛 弱,沒 幾 天 小 便 裡 都 是 血 呈 深 褐 色,我 心 知 不 妙,再 度 聯 絡 牧 師 們 迫 切 為 他 禱 告。

這 段 時 日 我 仍 然 在 聯 合 佈 道 會 服 事,平 均 每 隔 天 我 就 去 探 望 王 進,為 他 按 手 禱 告 求 神 托 住 他,讓 他 能 夠 見 到 他 的 家 人。王 芬 蘭 牧 師 及 幾 位 弟 兄 姐 妹 們 也 曾 去 探 望 王 進 並 為 他 禱 告。有 些 教 會 甚 至 發 動 全 會 眾 為 他 禱 告。療 養 院 院 長 還 問 王 進 是 什 麼 大 人 物,為 什 麼 每 天 都 有 那 麼 多 人 來 探 望 他? 同 樣 是 中 國 人,另 一 位 病 人 連 她 唯 一 的 兒 子 都 不 曾 來 探 望。我 跟 院 長 解 釋 都 是 教 會 牧 師 們 及 弟 兄 姐 妹 們 還 有 他 的 鄉 親 朋 友。

獅 子 會 華 人 總 監 馬 麗 龍 看 到 世 界 日 報 的 報 導,和 聖 馬 利 諾 獅 子 會 邱 會 長 也 來 電 詢 問 並 去 探 望 王 進,他 們 還 藉 例 會 發 動 全 體 會 友 為 他 特 別 舉 辦 愛 心 籌 款,拋 磚 引 玉 發 揮 更 多 的 社 會 力 量 來 幫 助 他,我 就 請 來 了 各 媒 體 報 紙、電 視、收 音 機 記 者 報 導。我 收 到 更 多 的 關 懷 慰 問 電 話,捐 款 又 如 雪 片 紛 紛 到 來。兩 次 都 收 到 七 千 多 捐 款,不 但 立 刻 還 了 王 進 生 病 期 間 向 鄉 親 借 的 款 項,後 來 還 支 付 了 他 母 親 的 來 回 機 票、讓 他 的 喪 葬 費 用 及 他 家 人 的 房 租 及 押 金 有 了 著 落。追 思 禮 拜 時 記 者 陳 螢 蓁 已 遠 嫁 北 加 州,世 界 日 報 還 是 刊 登 一 則 小 新 聞,有 人 聯 上 王 進 母 親 並 探 望 她,最 後 一 次 捐 款 共 一 千 多,正 好 夠 墓 碑 費 用 及 部 分 房 租。

王 進 一 直 瞞 著 他 的 寡 母 丁 治 佳,怕 她 受 不 了。幾 個 月 音 訊 全 無,只 知 道 兒 子 生 病 住 院 在 檢 查,一 天 晚 上 她 突 然 感 覺 兒 子 得 了 骨 癌,我 深 深 相 信 是 神 感 動 她 的。她 哭 著 打 電 話 給 鄉 親 李 姐 詢 問 真 相,李 姐 吱 唔 以 對。她 就 去 找 媳 婦 駱 紅,駱 紅 只 好 拿 出 剛 收 到 不 久 的 醫 院 證 明,丁 治 佳 立 即 去 領 事 館 順 利 拿 到 簽 証。當 時 她 有 嚴 重 的 糖 尿 病 及 高 血 壓,親 戚 說 血 壓 太 高 不 能 搭 飛 機,她 就 去 檢 查 卻 完 全 正 常 ( 相 信 是 神 醫 治 了 她 ),因 此 順 利 成 行。丁 治 佳 是 12 月 20 日 到 洛 杉 磯 的,我 和 老 高、李 姐 去 接 機,我 們 分 頭 去 找,我 從 未 見 過 她,卻 讓 我 一 眼 認 出。一 路 上 我 向 她 傳 福 音,還 不 敢 馬 上 帶 她 去 療 養 院,怕 她 承 受 不 了,先 到 老 高 家 放 下 行 李,為 她 禱 告 並 做 決 志 禱 告 後,才 帶 她 去 看 望 她 相 依 為 命 十 幾 年 的 兒 子。

才 兩 年 不 見 恍 如 隔 世,母 子 幾 乎 無 言 以 對,原 來 高 大 健 壯 的 籃 球 健 將 ( 王 進 原 來 身 高 190 公 分,體 重 200 磅 ) 躺 在 病 床 上,瘦 弱 得 連 翻 身 都 需 要 別 人 幫 忙。第 一 天 我 沒 有 讓 她 待 太 久,怕 她 情 緒 失 控 影 響 王 進 病 情,籍 口 還 要 帶 她 辦 理 許 多 事 情 就 帶 她 離 去 了。 因 我 一 再 叮 嚀,在 她 兒 子 面 前 不 要 影 響 王 進 心 情,她 堅 強 地 沒 有 流 下 眼 淚,但 當 她 踏 出 病 房 時 幾 乎 哭 倒,我 攙 扶 著 她 上 車,心 中 實 在 不 忍,真 是 情 何 以 堪!我 只 好 送 她 先 回 去 休 息,知 道 唯 有 神 能 賜 給 她 力 量 渡 過 這 段 傷 慟,晚 上 就 帶 她 去 救 世 軍 教 會 請 牧 師 們 為 她 禱 告,會 眾 也 齊 聲 為 她 禱 告,當 場 還 有 弟 兄 姐 妹 們 奉 獻 給 她。我 一 直 鼓 勵 安 慰 她,第 二 天 她 就 打 起 精 神,日 夜 照 顧 王 進,直 到 媳 婦 29 日 來 美 後,兩 人 才 日 夜 輪 替。

有 一 次 護 士 問 我 為 什 麼 我 都 是 很 晚 才 來?我 解 釋 我 要 照 顧 好 孩 子,還 要 接 送 好 幾 趟 人 去 教 會 才 能 來,所 以 都 很 晚 了。她 說 不 是,我 是 問 妳 為 什 麼 醫 院 規 定 探 訪 時 間 最 晚 是 八 點,妳 每 次 都 很 晚 才 來,妳 是 怎 麼 通 過 警 衛 還 有 行 政 人 員 的? 因 為 通 常 他 們 不 會 准 許 任 何 人 八 點 以 後 進 入 醫 院 的。我 心 中 真 是 感 謝 神,我 連 探 訪 時 間 的 規 定 都 不 知 道,那 會 知 道 警 衛 為 什 麼 都 讓 我 那 麼 晚 進 入 醫 院,而 行 政 人 員 也 從 來 沒 有 跟 我 說 什 麼,好 像 我 是 個 隱 形 人 似 的。如 果 一、兩 次 也 許 是 巧 合,但 是 好 幾 次 就 絕 對 是 神 奇 妙 的 作 為 了。哈 利 路 亞!